行業資訊
Company News

戴蒙德說中國發展的本質性問題是Lurching,其實就是“矯枉過正”的問題。畢竟在這個資本為王的時代,隻要沒有生命損失,大家都不會動用“問責製”,決策者也就對高懸頭上的“達摩克裏斯之劍”放心了。問責製的“精髓”之處在於,通過懲罰替罪羊來避免重大改進,所以是中國曆代政治的“法術”之一,始創於漢武帝的“罪己詔”,卻是阿Q精神的表現了。至於那些財產損失,有保險公司呢。這裏我來談一談保險業的氣候危機。

 

中國的大火為什麽難以撲滅?原因肯定很多,但有一條顯而易見的原因是,響應速度不足。由於我國消防製度的臨時性特征,我們的消防隊員未必對火場熟悉(他們是異地當兵,很難熟悉情況),而且他們的防火任務不足,不能現場調查了解情況(和美國消防同行相比)。所以,保持火場符合防火原則的任務,基本落在了保險公司的技術隊伍頭上,可是我國的保險公司又不是按照市場最優化原則創辦的,本身就是衙門機構,所以會產生麵對氣候危機而無能為力的局麵。

 

那麽,什麽是按照市場最優化原理的保險公司?就是所謂的自助保險。當事人自己聚合起來,按照共同的目標設定保費標準,自負盈虧,就能夠降低保費投入(增加投保麵),抵抗更大的風險。1835年,美國羅德島紡織廠主Zachariah Allen,麵對火災高發的氣候危機,提出了互助保險和財產守恒的概念,奠定了美國最大保險公司FM  Global的雛形,至今猶存。大約在1834年,喜歡機械革新的艾倫對自己的紡織廠采取了許多消防措施來對抗火神,他自認自己的工廠非常安全,因此呼籲他的保險公司可以降低保費。但他的保險公司聲稱“對他的紡織機和設備什麽都不懂”(其實就是今天中國保險的現狀,不管消防,隻管收錢),並拒絕調整保費。

艾倫係統地研究了火災的財險問題,在1835年與其他幾個工廠業主建立“普羅維登斯製造商共同火災保險公司”,引進基於安全設備的有效性,企業安全生產特性,以及充分的工廠施工方法的因素的保險基礎上的保費調整機製,大大降低了同等工廠的保費投入和消防支出,成為曆史上優化消防保費支出的第一人。1848年,艾倫又成立一家相互保險公司“羅德島共同火災保險公司”來補充製造商互助聯盟。兩年後,由詹姆斯·Reader等人創辦,與Allen協商後,在波士頓製造商互助保險公司FM Global。這一工廠互助保險製度將在19世紀末被複製到幾十個其他地點,構成了今天美國FMGlobal體係的雛形。

在最初的14年,參保的企業平均的保費投入比同行低50%,驗證了Allen的預言:合適的消防辦法,通過有規律的防火檢查,導致更低和更少的火場損失。當代FM體係的保險對象,是把美國500強的巨頭們(大約一半,主要關注物流倉庫安全的單位)整合到一起,主要解決倉庫的安全性問題。大家共同讚助FM Research(私營消防研究機構)的研究活動,共同出資,共同遵守,自負盈虧(保費盈餘返回承保人),市場最優。由於該公司的工程化(指量化消防實踐)做得好,對於那些大型公司的倉儲問題非常有效,所以一直是私營消防研究的典範,在美國消防占據獨特的地位。如果進入美國消防市場,大部分要UL-listed,也可以FM-approval,這是曆史的功勞。成功的財產保險,來源於成功的量化風險管理。

 

1835年是什麽年份?是年,倫敦市政府邀請蘇格蘭愛丁堡的消防隊長Braidwood改組倫敦消防,建立了現代城市消防管理的雛形,是現代消防的轉折點。 紐約發生城市大火,創辦不久的康州Aetna保險公司(現在主營醫療險和壽險),主要業務是財產險,遇到火災高發、眾多保險公司難以為繼的局麵,通過提供再保險服務,抓住了機會,及時擴張,贏得了市場的機會和青睞。所以1835年是典型的氣候變冷,產業蕭條時期,保險業麵對投保人減少,反而需要增加參保費用,直接促成了FM Global 的產生。 1835年距今,180年,完整的3個氣候周期。

相比之下,中國的保險公司,無論是平安還是安邦都缺乏獨立的科研機構,大致還是套用1835年之前的辦法,靠行政的力量辦保險,麵對火災問題如同黑匣子,不管好壞,一律照賠,當然需要較高的保費,付出較低的賠償。如果氣候變暖,風調雨順,是足以應付社會需要的。可是如果遇到60年一次的氣候變冷,火災多發的局麵,這些機構的短板就顯現出來了。

 

1. 這些機構對於火場調查沒有發言權,也就是說,他們自身控製不了對象的風險,完全依賴國營的火場調查。他們對於積極投入科研,降低自身風險的動力不足,這樣他們對抗風險的能力天然不足。

2. 由於不能控製風險,所以中國人的生命價格很低,無論是校園踩踏中的幾萬元一條命,還是火場傷亡中的消防隊員50萬一條命,都不如一條藏獒。 由於生命的道德價格定得太高(所謂的生命無價),市場價格定得太低(即保險價格),所以為消防損失作調查研究都顯得太奢侈。這顯然是與科技興國、大國崛起之路相矛盾的。

3. 國內還缺乏量化消防的理念和實踐,裏麵的門道多了,消防之水深著哪!同樣是滅火,是燒光滅火,還是主動滅火?同樣是損失, 這是火損,還是水損?同樣是傷亡,是偶然,還是必然?那些記者是看不出來的,輿論是不敢點明的,老百姓是有苦說不出哇。

4. 由於保險公司在這些財產損失中理賠很少,所以新聞輿論一致反對消防職業化。 如果火場損失太大,保險公司辦不下去,就會鼓動新聞輿論,大搞消防職業化輿論,推動政府承擔應盡的義務。 目前,我在國內還沒有看到美國曾經發生的這種趨勢。

 

保險和消防,曆來是政府依靠市場管理公共安全的有效手段。 由於過去的集體為本的社會特征,政府是以最大的保險公司的麵目出現,動不動就搞撫慰金,動不動就掩蓋真相,所以民眾很難有投保的意願,凡事都靠政府呢!

這樣政府作為最大的保險公司控製了公安市場,純粹是不務正業。因為一旦災難發生,所有的地方官員都需要停擺,去贏得民意戰爭和問責大戰,這不是管理失職的表現嗎? 公共安全,需要社會和民眾的共同參與,需要經濟的杠杆(保險),需要行政的權力和技術(消防),我國的這兩條杠杆都沒有用好,所以會產生眾多的公安管理困境。如果是財大氣粗者如上海市,痛快地拿錢解決,也算是一種有效解決途徑,可是人民喪失了一次科普的機會,國家損失了一次科研的機會,這背後的損失依然需要全體民眾來承擔,誰又會算這筆帳呢? 居安思危,現在是保險業麵臨氣候變化帶來的危機的時段,當然需要增加科研投入,積極調查真相,可是麵臨問責製和消防製度的困境,讓保險業也很難辦啊,我在這裏也就是嘟囔兩句,權當賣柑者言。

一句話總結,現代企業和政府管理,都離不開量化風險,後者才是我們專業消防存在的必要性和生存空間。中國保險業距離美國,也就差了3個氣候周期而已。

推薦資訊
  • 戴蒙德說中國發展的本質性問題是Lurching,其實就是矯枉過正的問題。畢竟在這個資本為王的時代,隻要沒有生命損失,大家都不會動用問責製,決策者也就對高懸頭上的達摩克裏斯之劍放心了。問責製的精髓之處在於,通過懲罰替罪羊來避免重大改進,所以是中國曆代政治的法術之一,始創於漢武帝的罪己詔,卻是阿Q精神的表現了。至於那些財產損失,有保險公司呢。這裏我來談一談保險業的氣候危機。 中國的大火為什麽難以撲滅?原因肯定很多,但有一條顯而易見的原因是,響應速度不足。由於我國消防製度的臨時性特征,我們的消防隊員未必對火場熟...
    2018-01-19
  • 熱烈祝賀我司於 2018 年 1 月8 日取得國家建設部製定的建築業企業資質證書,資質等級為 電子與智能化 工程專業承包貳 級 。 《電子與智能化工程專業承包貳級》施工資質證書的取得,是 建設...
    2018-01-19
  • ag8亚游集团科技官網已由合肥傳雅傳媒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全新改版升級,竭誠歡迎谘詢聯係。...
    2017-07-30

谘詢服務電話:0551-65378156 65378056(傳真)
中國·安徽·合肥 蜀山區黃山路與東至路交口通和大廈A座6樓
©2017 安徽ag8亚游集团科技有限公司 www.softee.net 版權所有 TRRA提供技術支持

皖ICP備17003022號-1

©2017 安徽ag8亚游集团科技有限公司 www.softee.net 版權所有
ag8亚游集团谘詢電話:0551-65378156  公司地址蜀山區黃山路與東至路交口通和大廈A座6樓